首页> 故事会> 正文

惊悚之末日来临

来源:槐浩资讯网
  

(一)

“刘警官,西街又发现一名死者,和其他的案件一样,死者死亡原因十分怪异……但是有个共同点,全都身穿老式衣物……”助手小王对站在窗边的刘亚雄警官报告着,直到小王汇报完毕,刘警官依然呆呆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没有应答。

小王跟了刘警官这多年,知道他这种状态是在思考着什么,便识趣的退了出去,将门轻轻的带上,刘亚雄此时大脑飞速的转动着,到今天为止,‘自杀案\\’在本区已经发生了十余起了,刘亚雄清楚记得他见到第一名‘自杀\\’死者时内心的那种惊讶的感觉,死者为男性,二十五岁,是一名科技公司的人事主管,无犯罪史、无精神方面的疾病,从同事、朋友的口中得知,此男子为人和善,性格开朗,是大家公认的阳光大男孩,然而,就是这样朝气蓬勃的青年,却被邻居发现死于自家的卧室里,当刘亚雄达到现场时看见,男子正歪着身子坐在靠窗的椅子上,身上穿着一件花式旗袍,和他魁梧的身材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在他的手上还握着打了一半的毛衣,而最恐怖的还是他的面容,一张俊朗的脸庞竟然化着无比精致的妆容,配着他那诡异的微笑和空洞的眼神,任凭谁看了都会觉得毛骨悚然。

之后的尸检报告却更加的离奇,上面写着男子的死亡原因竟然是窒息,这种窒息并不是常见的机械式窒息,也不是吸入有毒气体的窒息,而是自然窒息,法医告诉刘亚雄,这样的窒息他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男子突然间进入了真空的空间里,瞬间缺氧从而导致的死亡。

一件同样的事情,只是出现了一次或者两次的话,可以称之为巧合,但是,到如今此类事件已经出现了十几起了,这根本就超出了巧合的范畴,在刘亚雄看来,其中定有蹊跷,可是……证据呢?

没有丝毫的证据证明这些相同的案件是凶手所为,即使是世界上最难破的密室杀人案也总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但在死者们死去的房中,刘亚雄什么都没有发现,好像凶手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一般!

“小刘,想到什么了吗?”不知何时,局长站在了刘亚雄的身后。

刘亚雄这才回过神来,苦笑着摇了摇头,局长见状,知道这案子的艰难,走上前来,拍着刘亚雄的肩膀说道:“已经是第十七宗案子,上面催促让我们尽快破案,这案子影响太大,我怕会瞒不住了,如果被媒体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刘亚雄点了一支香烟,深吸了一口,好半天才说:“五天时间吧,给我五天时间,我会破案的!”

局长虽然听出了刘亚雄语气里面的一丝不自信,但是,他认为是自己听错了,刘亚雄立下的军令状还没有完不成的说法,所以,局长满意的点头,说:“行,小刘,如果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局里的人手随你调动,只要能破案,你就是立了大功!”

刘亚雄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转身从座椅上拿起自己的警服,边走边说:“我不需要什么奖励,如果案子破了,我希望你能遵守诺言,给我放一个长假……”

“没问题,只要能破案,有什么要求随你提!”局长拍着胸脯说道。

刘亚雄终于露出了笑容,走到门口朝着局长摆摆手,说:“把你的车给我开开,你车空调不错,我喜欢……”

局长听后,并没有生气,而是笑嘻嘻的说‘臭小子\\’,然后把车钥匙丢给了刘亚雄,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并不像是上下级关系,更像是很好的朋友。

既然立下了军令状,刘亚雄便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发动了局长的私家车,朝着西街飞速驶去,随着目的地的接近,刘亚雄内心竟然开始祈祷,能够在这里发现一些什么。

(二)

“刘警官……”

在封锁的现场已经有不少警员正在疏散过往的行人,刘亚雄见状,心里骂了一句‘愚笨\\’,然后,对现场指挥的头头说:“你们这样做事想把媒体招过来?”

“不是……这不是凶杀案吗?凶杀案不就是应该封锁现场吗?”指挥的警员振振有词的说道。

“谁告诉你是凶杀案了?”刘亚雄说:“开会的时候就说过,不能将此事伸张,你这样不就是在变相的宣传这里发生了大案子了吗?快,把人撤了,只封锁死者的家!”

指挥的警员服从命令,撤掉了楼下的封锁条,刘亚雄摇了摇头,径直走进了居民楼内,这栋居民楼总共有七层,一梯四户,死者住在三楼靠左边的那间房内。

还没有进门,刘亚雄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尸臭味,他皱了皱眉头,这可是‘自杀\\’案件当中头一回闻到这样的味道,不知为何,一种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

死者的房间里站着不少人,取证的警察,验尸的法医……都在忙碌着各自的工作,刘亚雄看着摆放着不少少女装饰的房间,叹了口气,随后,直接走到了案发现场,死者的卧室里。

一走进卧室,臭味更加浓烈起来,刘亚雄不由自主甩了甩头,一眼就看见蜷缩在床上的尸体。

此时,尸体果然和小王说的一样,穿着老式的麻布衣,不过,上衣却是掀起,露出部分胸脯,裸露的皮肤已经开始有些发灰和轻微的腐烂,刘亚雄又走近了一些,他看清楚了死者的模样,女孩看上去不过二十岁,没有化妆,脸上洋溢着的微笑让刘亚雄感觉到了‘幸福\\’二字,虽然这样的笑容早已经僵硬。

“刘警官,你过来一下……”法医和刘亚雄很熟悉了,招呼刘亚雄来到房间外,人少的地方。

“张医生,发现什么了吗?”

法医面色有些难看,看了一眼死者,说道:“从尸体的腐败程度看,死者死亡时间在五天左右!”

“哦,这么久……”刘亚雄自言自语道,随后,又问:“那么死因呢?还是自然窒息?”

法医摇了摇头,脸色更加怪异的说:“死因不是关键,关键是死者的身体并没有出现尸僵的状况……”

“尸僵?”

法医点点头,继续说:“人死亡之后会出现尸僵的状况,这是因为血液凝固造成的,但是,房间里面的尸体并没有这样的状况,她的皮肤虽然开始腐败,但是却还保持着弹性!”

刘亚雄虽然察觉到了不妥,但是还是想问清楚:“那么,这代表着什么?”

“也就是说,尸体虽然死亡了,但是却不是完全的死亡……刘警官,你到厨房去看一下……”法医领着刘亚雄来到厨房,指着站台上的锅,刘亚雄看见,锅里面装着黑乎乎的东西,好像是煮的什么动物肉类。

“这里面是老鼠……”法医顿了顿,说:“根据我们检测,这锅东西的炖煮时间不超过二十四小时!”

“什么?”刘亚雄大惊道。

当即,他反应过来,叫来了正在采集证据的同事,问道:“这房子有人进出的痕迹吗?”

同事摇摇头:“没有,整间屋子都是出于关闭状态,房屋大门也是反锁着的,根据女孩邻居的口述,从几天前女孩回家之后,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女孩出来过了,直到闻见了臭味,这才报警的!”

没人进出,女孩死于五天前,那么这锅恶心的东西又是谁煮的呢?刘亚雄思考着,再次回到尸体前,突然,他发现尸体的手臂呈现一种很奇怪的动作,这种动作很熟悉,好像很常见,女孩右臂完全着,手掌半握,那种感觉好像是在抱着什么东西一样!

刘亚雄想到这里,脑袋里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形容词,那就是‘哺乳\\’!对,就是女性哺乳小孩的动作,胸脯露出的位置和手臂环绕的位置距离刚好合适。

下意识的,刘亚雄开口问身边的警员:“这女孩有小孩了吗?”

警员立刻答道:“没有,根据资料显示,女孩才高中毕业就来这里打工,今年才十七岁!”

“哦,是吗……”刘亚雄没有说什么了,和其他的案件一样,现场已经没有了继续调查下去的必要了,他在现场安排了一下,让警员第一时间把所有现场调查结果送给他,然后,便离开了这里。

回警局的路上,刘亚雄一直在思考着,从警察的思路考虑,假定所有案件都是同一名嫌疑人做的,杀人动机,杀人方法暂且不谈,就说今天的这案子,就有诸多可疑的地方,刘亚雄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案子,就算是有人杀害了女孩,心里变态的呆在屋内生火做饭,但是,又怎么会煮一锅老鼠当食物呢?还有,为什么要将尸体摆成那样的动作?是何寓意?莫非,是凶手精神有问题?如果是精神有问题的人又是怎样悄无声息的杀害这么多的人,又查不出任何线索呢?

刘亚雄越想越没有头绪,越想越心烦,每到这个时候,刘亚雄总会开着车到处闲逛,以此来清空自己繁杂的大脑,让脑袋放空,些许就会有灵感闪出……

(三)

不知不觉当中,汽车便开出了城,在这座城市外有座大山,历来是城里人郊游的好去处,刘亚雄也不例外,他喜欢这里,喜欢山上的郁郁葱葱和清新的空气。

他把汽车停在了山脚下的停车场内,准备徒步登山,今日虽然不是休假的日子,但是,此地却有不少人在这里登山望远,身为警察的刘亚雄,体力自然不在话下,不到一刻钟,便爬到了半山腰处,此时是早上的十点多,春夏交替的季节,在山腰上尽然还有些许薄雾,雾气夹杂着花草的香气窜入刘亚雄鼻中,顿时让他神清气爽,刘亚雄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双手叉腰,面对着朝阳的方向慢慢的呼吸吐纳起来。

正当刘亚雄享受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叫喊声,刘亚雄睁开眼睛,看见不远处一名穿着破烂的男子正不停的对着身边的人大呼小叫的,在他身边的人见这人是一名浑身脏兮兮的乞丐,全都皱着眉头远离着他走,而这名乞丐也不在意大家的目光,反而显得更加卖力,大喊着:“大家快下山去啊,这里不安全,快走啊!”

乞丐声音逐渐变大,很多不知情的人们便开始朝着乞丐围了过去,在这个国家从来不缺乏看热闹的人,缺的是这个热闹不够精彩,大家看的不过瘾。

刘亚雄见状,叹了口气,好好的放松就被这么一个乞丐搅和了,他有些恼火的来到乞丐身边,厉声制止道:“你在这胡说什么,这里怎么不安全了,别造谣!”

乞丐见这人接他的话了,好像是找到了突破点,拽着刘亚雄的衣服说:“快走,快离开这里,这里瘴气太重,不走就来不及了!”

“瘴气?什么瘴气?”刘亚雄听不明白乞丐说的话,但是,他知道,这乞丐肯定脑袋有些问题:“我是警察,你别在这胡说八道,扰乱治安,不然我将以扰乱治安罪将你逮捕!”

乞丐一听对方是警察,竟然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将刘亚雄抓的更紧了,他语速很快,着急的说道:“警官,疏散人群吧,不然真的会出人命的!”

刘亚雄苦笑不得,自己怎么就遇上了这样的人,但是,职责所在,他不能放任此人到处造谣,所以,刘亚雄决定将此人带到局里去。

乞丐见刘亚雄不肯帮忙,显然是着急了,奋力将刘亚雄挣脱开,转身就跑,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山道上了。

刘亚雄有些惊讶乞丐的灵活,几秒之后,他回过神来,对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说:“行了,别看了,散了,散了……”

说完,刘亚雄也没有了继续爬山的兴趣,下了山,发动汽车,打道回府了!

回到局里,刘亚雄刚下车,助手小王迎面朝他走来,说道:“刘警官,女孩家里的现场勘查结果和初步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我放在你桌子上了,还有,饭也给你打好了,我去吃饭了啊……”

刘亚雄点点头,在外人看来,边吃饭边看尸检报告就已经可以称谓变态了,但是,对于警察来说,为了节约时间,这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刘亚雄匆忙的刨了几口饭,拿起桌上放着的报告,仔细的看了起来,没看多少,刘亚雄的眉头便拧的和麻花一个样,他所有的预想,所有的猜疑,所有的自信,在打开报告的那一瞬间就支离破碎了。

“据现场勘查,女孩死于五天前,自然窒息死亡,房屋内在警察来之前都处于密闭状态,地上的灰尘上的脚印以及炖锅上的指纹都属于死者本人,排除屋内有嫌疑犯的可能……”刘亚雄念出了自己非常关心的一段话,此时此刻,在他心里好像有一颗石头堵在那里,难受至极,如果报告内容成立,根据锅内所煮之物的时间判定,女孩在死后的几天里,在屋内抓了老鼠,煮了这一锅老鼠肉?

刘亚雄不敢想象这是怎样的一个结果,因为这案子看上去根本没有办法用科学来解释这一切。

时间过的很快,刘亚雄查阅了许多之前的奇案,都没有眼下的这件案子怪异,直到守门的大爷来到刘亚雄的办公室提醒他时间已晚,刘亚雄这才回过神来,匆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休息,对于他来说,没有一个好的精神状态是不可能有好的查案思路的。

回到家中,刘亚雄洗漱完毕之后便上床睡觉了,可是,翻来覆去的,他怎么也睡不着,头一次,有着良好睡眠的他因为案件失眠了。

夜深了,刘亚雄不知道现在是夜里几点,但是,运转了一整天的大脑终于感到了疲惫,丝丝睡意袭来,刘亚雄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准备入睡,可是,当他转身将面部对着卧室门的时候,突然间,他好像看见客厅有什么异样……

一年前,刘亚雄还和自己的老父亲一起居住在此,而随后,老父亲因病去世了,整间房子也只剩下刘亚雄一人了,不过,此时此刻,刘亚雄借着从窗外照进来的月光,模糊看见客厅当中似乎坐着一个人!


工业设计美国本科大学排名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2f72/
槐浩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