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动漫资讯> 正文

【原创】日常青春剧——《夕阳下殉情》完结篇

来源:槐浩资讯网
  

本栏目长期入口为APP端新闻页面的第三个大图哟!!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原创同人汇总页:


夕阳下殉情-CHAPTER8

作者:douyueling

第九章

收到了筱崎苏醒的消息。

因为当时正在上课,所以只能确认一下邮件。来信的是筱崎的父亲。

因为经常性的探望,被筱崎父母感谢,还交换了联络方式。明明年龄有差距,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也曾受过这样的质疑,当时只能用是令郎高中的后辈,曾受过令郎的照顾一笔带过。

当然这不是真话。

他的父母并不知道,筱崎至今昏睡四年,但并非没有意识,而是游荡在学校里,也就是俗称的幽灵。我是在升上二年级后发现筱崎的。

然后我为了他的苏醒展开行动。十二天前筱崎的意识从学校里消失了,但本人却没有苏醒,本以为出了什么差错,还是没能把他拉回来。

“有情况请通知我。”

两天前从医院回来时这么请求。“一直以来麻烦你了”筱崎的父母低着头。

当时看着低着头的筱崎父母,我的内心不禁涌现愧疚,或许我做了多余的事。

一般会作为幽灵出现,就代表有着某些留恋。所以只要解决那些留恋,人就会苏醒才对。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理解,也不能做出保证。

筱崎会在十天后醒来或许也是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毕竟人脑还有很多未明的谜团。虽然不知道隔十天才醒的意义,不过我还是松了口气。

“抱歉通知晚了,儿子命已于两天前早晨苏醒,现正继续接受治疗中。”

筱崎父亲在邮件中道歉。昏迷四年的儿子醒了,一定正手忙脚乱吧。

总之筱崎醒了。

下课后走在走廊上。学园祭的工作已经全部结束,所以不用再去学生会露脸。但今天美化委员请假,由我代替出席委员会。而且前一天收到四班有人偷偷违反校规的消息,如果是真的就是严重问题,必须私下快速地进行核实。班长是非常忙碌的。

“嗯,辛苦你了,全部都收上来了吗?”

班主任转着椅子面向我问,肚子有点大的身体让椅子发出嘎吱一声。我点点头,

“是的。缺少的几人今天也确实补上了。”

堆在教职员办公桌上的是升学调查表,现在是十一月,高中二年级的第二学期也快过去了。学园祭一结束就必须考虑未来了。

话虽如此,也有人觉得二年级就决定大学太早了,调查表也费了一番功夫才收上来。甚至有人随便填了一个不知道就交上来了。

班主任看了一眼回答得千奇百怪的调查表叹了口气,一般学生也就算了,班主任挠了挠有些秃顶的头,拿起调查表中的一张对我说,

“真的好吗?你现在的选择…以你的成绩可以以更好的大学为目标啊。”

那是我的升学调查表。我看着调查表上自己的字迹干脆地回答道,

“是的,这样就好。”

在第一和第二志愿上写着离高中不远的国立大学。我的成绩确实可以报考更好的大学,而且就算我说要读私立大学,家里也不会不同意。

“你难道是有想读的科系吗?”

“并不是。”

我虽然身为班长,但并没有什么特长。也不是非那两所大学不可。会这么选择纯粹是因为国立和近两点而已。这似乎让班主任非常不解,

“总之,你再考虑看看吧。以你的评价,就算获得推荐名额也不困难。”

现在决定还太早,班主任的话回荡在我的耳边,我走出了教职员办公室。

虽然班主任说太早了,但我却觉得一切都已注定了。我站在走廊上拿下眼镜,其实我并没有近视,不如说正相反。看得太清楚了。

我看得见幽灵。

所以戴的当然也不是普通的眼镜。这副眼镜是有人专门为我量身特制的。

为了让我渐渐看不见。

本来这年头能看见幽灵的能力就显得非常老套,说出去也只会被人笑话而已。但我并不讨厌这个能力,比起大学,也有更加想去尝试的事。不过或许我仍心存迷茫吧,所以现在仍戴着眼镜。

是要走一条普通的人生之路,还是要走一条不同寻常的人生之路呢?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从走廊的玻璃窗望向操场,很多和我穿着相同制服的学生正欢快地奔跑着,现在的我仍是其中一员。到了大学也一样,当个学生一定很轻松吧,我也并不讨厌学校生活。

我暂时放下自己的事,想起了筱崎。筱崎醒了,证明他心结解开了。

为了了解筱崎,我曾私下调查过他。而且也从别人口中得到了具体的信息。

四年前名为筱崎命的高二男生和名为石门葵的高二女生同时从学校五楼的化学准备室坠落。石门葵当场死亡,筱崎之后昏迷不醒。

这是当初事件的报道,然后,我从其他管道得知了事件发生的原因。

筱崎因和当时同班的男生齐木发生争执,被意外推落,石门为了拉住他,结果和他双双坠楼。齐木没有自首,所以至今真相未能大白。

从我的角度看来这是一起不幸的事故,但对筱崎来说当然没这么简单。

自责的他成为幽灵,不断地在化学准备室内拉琴。但持续这样下去,他的肉体终有一日会迎来死亡。在此之前不得不想想办法。

带着期望,我去找了石门骏人。

如果石门葵的弟弟石门骏人能看到筱崎,有可能会认出他,换言之筱崎的幽灵身份会暴露。但另一方面,也或许能解开筱崎的心结。

其实本来还可以用那个叫齐木的男人,但考虑到筱崎知道情况后会出现的反应不推荐这样,并且很难解释得知齐木这一人物的理由。

但结果,筱崎还是与作为毕业生来逛学园祭的齐木偶遇了,然后果不其然暴走了。就像点燃的炸弹一样。石门和我恐怕都有影响他。但是下了致命一击的确实是齐木。让人有点不甘心呢。

不过结果好一切都好。世上像筱崎这样的存在并不少见。但也不是说很常见,至少在学校里我只遇见了两个…筱崎是其中之一。

午休时,我和同班同学一起吃完了便当后,一个人走上了社团楼屋顶。

我打开屋顶的杂物间的铁门,嘎吱一声后,只有无底的黑暗出现在眼前。这里没有人,但我向只有杂物的黑暗空间发出疑问,

“这样就好了吗?”

“嗯,这样就好。”

一个宛如天籁般的女声回答,我能看见黑暗中站着一个水手服身影。

其实这里并非没有人,只是谁都看不见她,谁都听不见她的声音罢了。她身上穿着和我一样的校服,但穿在她身上就有着不同的美感。长长的黑发飘逸,洁白又美丽的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再次看到她的身影后,我发现到。她真的很美。就连女生的我都不禁被吸引住目光,在我眼中就好像有束光照射在她身上一样。

所以才更让人觉得可惜。

站在眼前的是不可能留存于世的人,她在四年前的事件中已经死亡。

石门葵。她其实也和筱崎一样,四年间一直被束缚在这个世界上。

“筱崎醒过来了,虽然现在还动弹不得,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

听见我的话后,石门葵轻轻一笑,

“是吗,太好了。”

我在调查筱崎的过程中发现了屋顶的石门葵。不,是石门葵主动来接近我的。我虽然能看见幽灵,但如果对方藏起来就无法感知了。

某天在屋顶的石门葵向楼下的我招招手,在我走上屋顶后,她正站在晴空下等着我,那副耀眼的身姿简直难以让人把她认作幽灵。

“诶呀,你一点都不怕我呢~”

她微笑着,将情况全部告诉了我,“有件事,能请你帮我吗?”

在我面前的石门葵一直保持笑容,就算是哀伤的时候也是静静地微笑。我会帮助筱崎不仅是出于自身的判断,同时也是出于她的委托。

知道筱崎还活着的石门葵虽然想要筱崎苏醒,却不能在他面前现身。

“不去见一面真的好吗?”

我再次问道,虽然已经不是幽灵的筱崎或许看不见身为幽灵的石门葵。但至今明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筱崎却不知道石门葵的存在。

“如果见面了,他和我只会无法脱身,”

不,石门摇摇头,“我已经死了,他会被我抓住,被带向死亡的。”

我没有回应。假设筱崎能看见石门葵,那恐怕真的会如她所说的那样。

生灵和幽灵间还是有着一些区别,是否真的能看见对方其实还有待定夺,但我没说出口。生灵过度迷恋死者而被带向死亡是有实例的。

就算现在筱崎已经苏醒了,如果再度亲眼见到眼前的石门葵,也不能断言不会再度发生状况,他们间的感情就是如此深厚。

所以石门葵才只能拜托我。

而我也答应保密她的存在。

虽然同样被束缚在这里,石门葵还是和筱崎不同。石门葵是真正的幽灵。

“就算见不到面,我也听见了,这些年他的琴声。所以已经足够了。”

筱崎会成为幽灵是因为自责,而石门葵成为幽灵的理由又是什么呢?她用生命救下了重要的人,照理说应该感到满足了才对。

是因为担心?

是因为眷恋?

她的目光穿过我,眺望着明亮的门外。这里是社团楼的楼顶,而化学准备室就在下方。她一定每日每夜都在这里聆听着献给她的琴声吧。

“而且,最后还听见了他的告白。这样总算是死而无憾了呢。”

“原来如此。”

我点点头。因为最后我不在场,情况大致都是事后从石门骏人口中得知的,所以知道得并不详细。就算向石门骏人说出一切后,筱崎也没有立刻醒来。那让筱崎醒来的关键是什么?

原来如此,是告白啊。

或许也可以称之为告别。

筱崎和石门葵都是一样的,最终让他们留存于此的还是对过去的怀念。虽然很老套,但用世间的说法来说,这都是因为爱。

那句告白一定超越了时间与空间。不论是四年的时间还是人世与彼岸的阻隔。然后了却了双方的心愿。结果筱崎回到了自己的身体,石门的身体也开始变得透明,我知道这是迷恋已断的证据。

“看来我不得不走了呢,最后还有一个请求,能不能请你为我达成?”

“是什么呢?”

你的琴声传达到了哦,石门总算也摆脱了束缚。下次见面就告诉他吧。不过他可能会生气吧,至今我瞒着他关于石门葵的事,但是,

“我的事,请一定一定不要告诉他。”

“为什么?”

我看着石门葵问道,“直接见面姑且不论,但这份感情是无法否定的,这是你们存在的证明,就算知道了,我觉得他也不会再迷茫了。”

“就是因为这样啊,搞不好他迷恋断的太干净,马上就会忘了我呢。这可不要啊。”

石门好像小恶魔般微微一笑,筱崎一定是迷上她的这种地方了吧。

“再让我占有他一下,只要一会会就好哟。你应该能懂吧,女孩子可都是恶魔哦。”

“啊啊,我不是不能理解。”

“谢谢你。”

最后石门葵留下一个灿烂的笑容,化作光消失了。目送了石门葵后,我走下楼梯回到了校舍,然后在四楼遇见了石门骏人。

弟弟和姐姐不同,发色比较淡,脸部轮廓也很立体,但同样是个美男子。除此之外石门还有两个美型弟弟,石门家的遗传因子真是不错。

以前石门留着拖到衣领的头发,虽然显得很有艺术家气质,但也让人难以接近,但最近把头发剪短了,整个人变得更加清爽了。

石门家的兄弟关系似乎很冷淡。姐姐是为了筱崎才一直留在屋顶,也能看出对他的事很挂心,但却一句话都没有提到弟弟。弟弟也总是一副超然物外的样子,几乎不曾提过姐姐。但还是有的。

所以石门才会去找筱崎。

听说头发是他剪的。

“改变形象?”

被我这么一问,石门也没有否认,悠然地说“天气太热了”明明都快冬天了。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不仅从外表,石门的心态似乎也随之改变了。

“班长~学生会的人说,因为发生特殊情况,下次的班代会要延期。”

石门一边叫道一边懒懒地走近。因为在学园祭上代替副会长完成了横匾,虽然惯例到处游荡,但现在学生会的人都会和他打招呼。

“怎么感觉我好像变成学生会的跑腿了,这种事自己联络好嘛…”

“深受器重不是很好嘛。”

“哪里有器重,是杂物兼调侃对象才对。我可是会被叫作副会长代理人哦!”

“干脆就这样加入学生会如何?”

“绝对不要。”

对自由自在的石门来说学生会太拘束了吧,在石门不满地嘀嘀咕咕的时候,我说道,

“听说醒了哦,在两天前。”

石门愣了一愣,转头看向我问,“真的?”他当然知道我是在说谁。

“一、二、三…隔了十天吗,为什么啊~~”

石门扳着手指算了算后,大声抱怨道,“还以为不行了呢!真是给人添麻烦~”

说实话这次要不是有石门帮忙,凭我一人是无能为力的。虽然因为姐姐的事而有不少纠葛,不管怎么说石门还是担心筱崎的。

石门骏人并不知道屋顶的石门葵的存在。所以也不知道姐姐的心愿。

就算能看见筱崎,也不知道石门会怎么想。筱崎对石门家心中有愧,这次也是刺激他的愧疚感才能循环渐进。反过来说石门骏人憎恨筱崎也是可能的,或许他会把筱崎视作害死姐姐的仇人。

如果变成这样,我本打算说出石门葵的事,并告诉他‘这是你姐姐的心愿\\’。然而石门骏人渴求的却是真相。于是失去了这个必要。

虽然这件事他可以迁怒筱崎。但在知道真相后,他还是选择原谅筱崎。

“这个嘛,自有天理在啊。”

“班长,你经常会说些很玄机的话呢。”

石门皱了皱眉。

“是这样吗?”

我有点吃惊地问。自己难以察觉这种事。或许在石门看来我是个很奇怪的人。现在石门是学校里唯一一个知道我能看得见幽灵的人。

如果知道我能看得见幽灵,周围的人一定会疏远我。就连筱崎都很怕我。没办法,这就是普通正常人的反应。所以这件事是个秘密。

但就算在知道后,石门也没有改变我们之间的距离。而且还好石门看得见筱崎。否则按照以往的经验,就算被大骂骗子也很正常。

这时我想起他姐姐的事,事到如今好像没必要说出来,而且石门葵也消失了。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他应该不是完全无所谓才是。

“要是有能见一面的机会,你想见你姐姐吗?”

虽然是马后炮,但我还是询问道。石门骏人注视了我一会,干脆地回答,

“不会。”

“为什么?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

“班长,所谓家人就是这种关系好到不想见面的存在,我想姐姐也不会想见我。”

“诶呀这还真的是。”

我忍不住笑了。感觉能理解了,互相间知根知底。这就是石门家啊。

“那你不去看他吗?”

“…嗯。”

除了石门葵,还要见的人不言而喻,石门看着远方说,“我想去了就会去。”

和我去的意义不同,石门若去探望,那对筱崎来说就是审判。当然石门应该不会有那种意思,为了不造成误会,因此他才不想去吗?

过一会他又说,“他应该不想见到我吧,就算会被瞪,他还是比较想见日和吧。”

虽然是和之前一样的回答,但口气却不像之前那么斩钉截铁。我叹了口气。真是的,为什么会有这种误解,这两人都太不坦率了。

在我看来石门和筱崎的关系并不差,至少筱崎在对待我时,并不会像对待石门那样随意。我能感觉得出筱崎和我之间的隔阂。

我们的关系是幽灵和看得见幽灵的人。虽然前者可怕,但后者更加让人不舒服。筱崎虽然没有明确地说出来过,但我的感觉不会错。

但筱崎和石门间就算有内情,也比我更接近。如果问筱崎想不想见石门骏人,他肯定会说‘不想\\’,但连我也知道这不是真心话。

真是笨拙啊。但比起开导,不如旁观来得有趣,所以我什么都没说。

“你弟弟日和和你姐姐像吗?”

“啊啊,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

石门自豪地说。

“这样啊。”

我想起还深深映刻在眼中的石门葵的脸,那弟弟肯定是个大美人了。

“话说回来那家伙真的有点睡得太久了。算了正好,这次的画有点难干。”

“嗯?”

“没什么。”

筱崎和石门葵的感情,

石门骏人和筱崎的感情,

石门家人的感情。

每当解决一件事,我都能体会到人的感情,果然我很喜欢人与人间的联系。虽然过程很艰辛,但如果能成功解决,就会得到某种能量。所以我既不讨厌自己的能力,也想继续解决类似的事件。

我的亲戚里有个人,是个和我一样的人。每次见面,她都会恶作剧般地说,

“我不知道有这种能力是好是坏,但比起自怨自艾,懂得享受的女人一定要更受欢迎哦。”

事实也确实如她所说,她是个极赋魅力的人。她主动去学习大量相关知识,完美地利用自己的能力帮助他人,我的眼镜也是由她制作。

“你的能力太强了,现在还是暂且抑制一下比较好哦。这也是为了未来着想。”

听说如果只是看,我的能力甚至要高过那位亲戚,是数一数二的强。因为看得太清楚了,所以有时候我分辨不出活人和死人。

如果任其发展下去,说不定会到无法压制的地步,今后的普通生活就会受到影响,于是和父母及各方面协商的结果,我戴上了眼镜。

虽然戴着眼镜,但我并不排斥自己的能力,也想像她那样去帮助别人。

那么这样决定就可以了吗?但这时老师的话浮现脑海,现在还太早了。

这是一条不同寻常的人生路。大概会和普通人的生活相去甚远。虽然一直在解决一些事件,但我还只是个站在门边对那个世界窥视的大外行。就算知道快乐,也对其中的艰辛一无所知。

那位亲戚和我不同,她是个成熟的大人,还开了一家有点特殊的店铺,

“将来可以让你继承哦。”

虽然听起来像是玩笑话,但因为我很敬佩她,所以听到这样的话也很高兴。

同时也感到了安心。无论我如何选择,将来都能有容身之所了。

最后又对自己的孩子气无可奈何,虽然自诩为大人,结果我还是被周围宠着啊。

就算是玩笑话,对方也是为了我安心才说的。如果我真的这么选择,周围的大人一定也会想方设法帮助我。我会把他们卷进来。

我的选择不仅仅是影响今后的自己,同时也会影响到我的家人和周围的人。家人在为我考虑着,我不能无视他们的意愿只为自己着想。

“我觉得班长你很有勇气。”

石门突然一脸轻浮地说起来,“幽灵这种事谁都不会相信,很难说出口的吧~要是我有这种能力,决不会说出来,因为只会被当作脑子不正常的人啊,就算是平时被当作怪人的我也这么想哦!”

“原来你这么有自觉啊?”

“谢谢。”

我也没有在夸他。但石门毫不在意地继续说,

“如果我看不见筱崎,一定会把班长当作骗子。而且真要看见了也是个问题。正反都不会被接受,但班长却为了帮助我们,真是了不起~”

“…这样啊,那你现在觉得我恶心吗?”

“班长你这问题好坏心眼…”

我知道,石门现在就是在感谢我吧。因为很开心,所以才会问出坏心眼的问题。

就是为了这瞬间,我才一直无法放弃。越艰难,得到的成就感才越大。

家人应该不会不理解我。

今天和父母谈一谈吧。我决定总之先去教职员办公室把升学调查表取回来。

“虽然你这么说,但筱崎似乎很怕我呢。”

“嗯,或许是吧,”

石门重重点头,“但比起害怕,一定是感谢更多哦。顺便一提我也是~”

和石门骏人分别,下午的课程匆匆而过,当我因某些工作走到学校中庭的时候,手机收到了邮件。我从裙子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一看。

是不认识的邮件地址,

‘你好,久疏问候,虽然很难堪,但我总算醒来了。因为时间过了太久,就像生锈了一样到处都很僵硬,感觉好像变成了机器人一样。

但我还是很庆幸。会有痛的感觉,就代表还活着吧。之前的我连心都已经麻痹,但现在就如同从里到外重新启动一般,我感到很高兴。

如果不是你,我应该无法理解这份喜悦,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所以我会去见你。

至今一直让你看见惭愧的一面真是抱歉,但这次我保证不会再停步不前了。所以请不要来医院,我不想再被你看见丢人现眼的样子了。

请等着我。’

邮件的最后署名筱崎命。虽然不看我也知道了。能想象打这些字也很辛苦吧。

“这样啊?感觉好像可以敲一笔呢,趁现在想想谢礼要什么比较好吗?”

成年男子向女高中生发这样的邮件会不会有点糟糕啊?我看着手机噗嗤一笑。

后记

刹那的时光。

ps,班长其实是大美人哦,但本书中美人的地位一直由葵占据,所以班长更给人女强人的印象。虽然班长在本书里是女主角,但不会和另两位男主角有更加罗曼蒂克的感情发展了。只能说筱崎你真的是胆子太小了…

槐浩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