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数据> 正文

梁冬对话腾讯汤道生:产业是科技进步的获益者,新基建推动产业升级

来源:槐浩资讯网
  

3月12日,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Global Mobile Internet Conference,简称GMIC)首期在线峰会—「GMIC在线|效能进化峰会」正式举行。本次峰会围绕企业智能化与数字化转型,进行主题分享、跨界对话与深度访谈。

峰会上,正安健康创始人、《生命·觉者》系列纪录片出品人及访谈人梁冬,与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长城会创始人文厨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生命的演化与组织的使命》,就腾讯的组织变革、科技向善、生态、科技进步与产业发展等话题,展开深度讨论。

汤道生表示,产业是科技进步的获益者,科技也推动了产业升级。产业互联网时代,随着AI、云计算、5G、区块链等“新基建”数字技术的进一步广泛应用,将推动产业实现更智能化的升级,助力产业降本增效。

以下为对话实录:

深度对话:生命的演化和组织的使命

对话嘉宾:

汤道生 腾讯集团 高级执行副总裁

梁冬 正安健康创始人、《生命·觉者》系列纪录片出品人及访谈人

文厨 长城会创始人

梁冬:各位大家好,我是梁冬,你好Dowson。我们都知道2018年,腾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组织变革,就是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在业界很多人讨论,腾讯到底有没有做To B的基因。今天我们很想跟Dowson一起讨论这个问题,从演化和组织实用的角度讨论一下,腾讯在To B过程中的经验。

我刚刚留意到Dowson也提到腾讯产业互联网的优势是C2B。请问你们To B策略和其他企业的有什么不一样

汤道生:谢谢梁冬老师,如果大家相信基因,也会相信进化。作为企业,最重要的是学习的能力,适应市场变化的能力。所以对于腾讯来说,不同业务、不同市场领域需要的能力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或者进入这些市场的打法是不同的,不同企业可以有不同的优势、不同的切入市场的方式。

当我们尝试去服务企业的时候,我们更多去思考,腾讯有什么优势?比如说C2B,和C端的连接。产业互联网的进程当中,产业互联网的主体是企业、政府部门,很多B与G最终都是为了服务好C端用户。因此腾讯的C2B优势,可以协助到他们更高效、广泛触达用户。腾讯在深入产业互联网时候,我们也比较坚定方向:发挥我们C2B的优势,协助产业数字化升级。

不同类型的业务,要求的企业所具备的能力项是不一样的。对腾讯来说,更重要的还是回归到客户的价值,协助客户服务好他们的客户,这是比较有效的方式。

梁冬:大家都在讨论5G等新基建技术在To B领域会更加彰显出它的价值。我想请问的是,做To C业务和做To B业务,核心打法有什么相同或者不同的地方

汤道生:谢谢,这是非常好的问题。我在腾讯的大部分时间做To C的业务,所以也有蛮多感悟。我们做To C业务会说用户价值,做To B的业务仍然强调客户的价值。做To C产品我们很在意用户喜不喜欢你的产品,体验怎么样,以及有没有形成用户口碑。To B领域也是一样的,我们不仅仅要给客户创造价值,还要靠更优的产品体验,赢得他们的口碑。

也有不一样的地方。To C产品相对中间的链条比较少,腾讯打造产品,用户通过手机等终端获取服务,这个链条是非常短的。在To B领域,企业客户往往需要定制化的服务,而且各个领域的客户需求不太一样,还分布在全国各地,单靠腾讯一己之力难以全面覆盖。所以,腾讯必须建立广泛的合作伙伴生态。从2010年,腾讯实施开放平台战略至今,合作伙伴的类型越来越多样,生态不断丰富,不断满足更多样化的客户需求。客户和合作伙伴对腾讯有信任,我们才能一起做大市场。目前,我们有超过七千多个合作伙伴,遍布全球各地。

梁冬:我们都知道现在腾讯基本是一个生态了,想问一下如果企业想融入腾讯开放生态的时候,企业能够怎么样更好地利用腾讯的资源

汤道生:我们是非常开放的。长期来看,我们希望把更多的服务部分给到合作伙伴来做。腾讯的任务是将产品做得更平台化、更标准化、更可被集成,让广泛的合作伙伴去完成最后一公里的定制工作。这是我们希望做到的合作模式。

马化腾先生也说过,我们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腾讯的强项是社交、底层的互联网技术,通过微信、企业微信,为客户和他们的用户之间搭建连接。但是怎么在这些工具上面,针对不同的行业做垂直化定制,需要依赖合作伙伴的力量。例如,金融、教育、出行、零售等等。也非常欢迎更多的合作伙伴和我们一起,加入产业互联网的征途。

梁冬:听明白了,换句话说你们是开放的系统,你们也希望在社会各种不同量级的企业形成能力上的互补,共同服务好每一个消费者,让他们的生活效率变的更高,这个我想也是科技向善的含义和注释。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生命的演化和组织的使命》,有一种观点认为企业或者是整个生态,就跟生命一样,都有一个演化的过程。但演化不等于进化,演化是没有方向的变化,可以是从简单到复杂的变化,也可以是从复杂到简单的变化。如果把腾讯当做一个生命体的话,从To B到To C到To G,你认为腾讯变的复杂还是变的简单

汤道生:腾讯的业务的确越来越广的,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自然演化的过程,因为用户、客户的需求也是在不断变化当中的。

腾讯曾经也不会做游戏、不会做内容,为什么现在我们有了很多此前我们不具备的能力,这都是学习能力、包容性、开放性,面向用户需求,不断创造价值。

我们也要求自己,能够用前瞻性的技术和专业能力,为用户创造更多价值,这是刻在腾讯人骨子里的东西。在CSIG,我们又特别强调,要能够深入产业,帮助各行各业打好数字化转型这场战。

就像一个生命体,成长的过程中需要考虑的方面更多,实际上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

梁冬:去年12月,腾讯云官宣完成2019年度100亿元营收目标。这个目标是在您的预期之内还是超出了预期?能否分享下哪些地方做的好?哪些地方还可以改进?最大的困难和挑战在哪里

汤道生: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们非常高兴,也是客户对于腾讯数字服务的认可。但我们觉得更值得高兴、更重要的是,能够帮助客户发挥他们的价值。过去一年,腾讯云在各细分行业积极拓展,形成了更加完整化和体系化的解决方案,同时全面整合云、AI、安全、区块链等基础技术能力,更好的服务和助力B端客户实现产业升级,并积极与合作伙伴合作,提升服务能力,建设共生、共赢的产业生态。

梁冬:企业大了之后势必会带来很多的跨部门协调之间的沟通上的障碍。我做一个很小的企业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想向汤道生请教,你们如何推动跨部门之间的合作和协调的

汤道生:我觉得企业内跨部门的协同,跟对外的合作,差别不是很大,核心都是是否能够实现共赢。腾讯的企业文化相对比较自由、宽松,团队、产品之间的合作,我们看重的都是到底有没有给用户带来更大的价值、能不能实现双赢。如果大家发现合作能给用户带来更大的价值,顺理成章,合作很快推进。与外部的合作,很多时候也是一样的。

梁冬:这个回答很让我感到兴奋,因为这说明腾讯它在保持它的组织的活力和保持它的团结性和协同性方面,它开始找到了一种内在文化的基因,这种基因就是对内和对外都是一样开放的,都是基于服务终端客户,让客户真正感到有价值这样的原则去做的,而不是行政命令。

最后一个问题是蒸汽机的便利和计算机的发明先后开启了第一次,第二次和第三次工业革命,如果站在人类文明角度来看,你觉得产业互联网在当中能扮演什么角色,在整个历史演进脉络过程中,产业互联网扮演什么角色

汤道生:换一个角度看待这个事,产业是科技进步的获益者。或者反过来说,科技也推动了产业升级。

在蒸汽机时代之前,其实一样有教育、医疗、出行等相关行业服务。每一次的科技进步,推动产业变革,甚至改头换面,最终帮助产业实现降本增效、服务体验更好的目标。现在我们处在产业互联网时代,AI、云计算、5G、区块链等“新基建”技术的进一步广泛应用,将推动产业实现更智能化的升级,助力产业降本增效。

文厨:从全球化视野来看,产业智能化海外现在做的比较好的是哪里,国内发展的差距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汤道生:首先,在产业互联网方面,和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大家对于技术的投入都是巨大的,而且也是在不断寻找互联网、数字技术的应用场景,但是大家的侧重是不一样的,甚至同一产业的成本结构在国内与欧美就有差异。比如人力、电力成本就不一样。例如医疗行业,相比之下,美国医疗成本是非常高的。其次,各行业的发展阶段也不一样,比如美国的金融体系触及全球,中国的金融体系主要服务国内用户。最后,情况不一样,发力的点或者阶段性的优先级次序也会不一样,比如移动在支付领域,国内的信用卡普及度其实没有欧美那么高,反过来推动了国内移动支付的快速普及。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的移动支付也是明显领先的,微信支付的日均总交易量已经超过10亿次。

但从产业互联网和IT应用领域来说,我们还是相对落后的。例如,美国每家企业每年在SaaS方面的支出是中国的30倍,约1070美元。我们利用产业互联网和IT技术,来提升供给效率的空间,还有很大。

这也是我们的机会,我们相信,未来中国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会像移动支付一样,实现世界范围的弯道超车。

梁冬:我们留意到过去这一年腾讯发布了科技向善的使命愿景,科技向善的使命愿景我相信不仅仅是一个口号,这个对于你们To B业务的影响在哪里

汤道生:科技向善是我们最新的使命愿景,而且得到了业界的认可,员工上下也有非常强的认同感。作为一个互联网企业,腾讯自身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中涉及到很多传统行业,比如说教育、医疗,其实背后都是“善”的价值观指引我们在往前走,我们第一步思考的都是,有没有为用户或者客户创造价值,我们希望发挥科技能力,解决用户痛点。

来源:IT时代网

槐浩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