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她到底要什么

来源:槐浩资讯网
  

  认识秦伟时我32岁,在一家奢侈品眼镜城做店长。秦伟每天姐长姐短地喊我。彼时,他爱上了同事刘静。    刘静话不多,不张扬,安安静静无欲无求的样子。    午餐,同事们都自己带饭。我刚打开饭盒,秦伟坐我旁边对我说,姐,我喜欢她。    我说,你喜欢她哪?    他说,喜欢她说家乡话时的样子。    我说,你学一下我听听。    秦伟就说,咦,刹不号泥说刹(啥不好你说啥)。怎么样,姐,好听死了吧?    我一口饭含在嘴里,看着秦伟说,去吧,你这是真爱。    爱一个人哪有什么像样的理由,文艺点说,那天秋风不燥,温度正好,你穿了一条我挚爱的白裙。普通点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总之,秦伟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刘静。    每晚,我下班回家,穿过那条全城最长的女人街,总能看见秦伟带着刘静呼啸而过。自行车骑到八十迈,刹车需要伸脚,磨到大腿根儿,车才停得下。就是那么快,以及那么快乐。    那时候,是刘静笑得最多的时候。    自此,刘静每天带的饭盒就多了一个,揣着捂着,放在更衣室的小柜子里。也总会有一个袋子,里面干干净净地装满秦伟的换洗衣服,熨得平平整整。    有时我会问秦伟,怎么样?秦伟就唱,给个金疙疙,银蛋蛋,皇帝老儿都不换。    他还说,姐,你不知道,俩人最好的时候,不是牵手接吻互相探索彼此的身体,而是你不挂电话,我也不舍得挂的时候。    大概半年后,秦伟辞了职,和几个哥们干起了广告公司,忙得十天半月看不着他的影。    于是,每晚下班,就会看见刘静孤单地在站台旁等公交。世界上最难看的景色是什么?就是一个美丽的身影,孤零零。    偶尔,秦伟来店里,我听见他们在吵架。无非是刘静问,电话为什么不接,短信怎么没回,昨晚怎么没说晚安,早晨怎么没说早安……    秦伟一拍脑门,烦躁地跺脚,我不是忙吗?你烦不烦人?    然后,刘静必然眼圈一红。    秦伟就慌了手脚,一边抱一边哄,就是忙呀,我心里惦记你呢,惦记你呢。    刘静破涕为笑。安安静静的样子又回来了。    再后来,秦伟很少和我提起他和刘静的爱情,偶尔我问起,他会说,现在乖了听话了,很少管我,不追着屁股问我,去哪,和谁,还爱我吗?    他说,女人可不能惯着。也不能喂饱了,喂饱了咬人。    不知从哪天起,经常有一辆摩托车开到店门口,刘静再也没有在站台前出现过。    有一天,刘静辞职了。很多人认为她和秦伟修成正果了,有人还说,记得发喜帖。    刘静轻声说,好。    那天,下着小雨,我知道她美丽的高跟鞋上再也沾不到泥。    大概两个多月,我们就收到了刘静的结婚请帖。封面是在海边的结婚照,新郎不是秦伟。    然后,秦伟就给我打了电话。他说,那个女人,你说为什么?    从亲爱的,宝贝,乖乖,小甜心,到那个女人,一眨眼,时光没散人散了。    他到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刘静不等到他功成名就?很长一段时间,他纠结于刘静到底要什么,他甚至开始怀疑刘静有没有爱过他。    其实,秦伟有一句话说错了,男人不能饱着,女人不能饿着。    后来,秦伟又谈了几个姑娘。他说,姐,你知道吗?现在的姑娘很好应对了,她们就是要点钱。    他说,我终于明白了,刘静这个女人,才是最难对付的。她要爱情,要恒温不变的爱情,要水总是热的。    说完,秦伟哭了。    

上料机 http://sjgc490849.51sole.com
槐浩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