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航空资讯> 正文

立志楚式漆艺传承的年轻人孟祥高

来源:睿贤资讯网
  

在新时代快节奏的浪潮中,有这么一批年轻人,在某种机缘下被非遗传统工艺的真朴匠心所感动和吸引,随后开始了他们非遗活态传承的人生之路,孟祥高就是其中的代表。2009年,孟祥高在经历了第4次高考后,终于考上了南京艺术学院,但此时他心里的迷茫与畏惧已经使他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虽然上了大学,他也想不出今后该做什么,也看不到任何的出路。

大一暑假,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来到了南艺许朝晖老师的工作室里学习漆艺,开始了每天读书、写字、画画、做漆单纯的学习生活。这种在外人眼里单调乏味的生活却给他惶恐的内心带来了极大的抚慰,在这里他朦胧迷惘的世界逐渐变得清晰、丰富、充实起来。本来学国画专业的他在与漆艺的接触中,不知不觉找到了自己的人生轨迹。漆艺成了他最好的伙伴,他耐下心来慢慢体味大漆这个朋友的“脾气”与性格。虽然,他时常可能会被这位朋友“咬”到(人们在接触大漆的时候可能出现红肿、瘙痒等系列皮肤变态反应,也俗称“漆疮”),在奇痒难耐过后,还是放不下对它的爱。他认为:“大漆最令人着迷的一点,就是来自大漆材料本身的特性,因为,大漆一旦遇到空气,颜色马上会发生变化,尤其是在潮湿的空气中,这种变化将会瞬间呈现出来。这也是它不同于绘画材料很明显的一点。大漆的颜色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变化,给人带来意象不到的结果,这也正体现着中国文化中的‘无常’。化学漆虽然可以固定颜色,很稳定,但是它却丧失了自然幻化的美妙。”

毕业后,孟祥高回到了家乡,就职于湖北省荆州市长江艺术工程职业学院,成为一名漆艺老师。湖北具有浓厚的漆文化历史,孟祥高一边发扬着家乡的楚式漆器髹饰技艺,一面追寻着它心中的那个“漆道”。湖北荆州(古称江陵)是春秋战国时期楚国的都城所在地,“楚人生死不离漆”之说完全诠释了楚国的漆器的繁荣,从考古发现看那时的楚式漆器制作技艺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楚地有着充足的原材料——漆树;气候条件非常适宜漆器的制作。楚式漆器中很有特色的一类是髹漆彩绘榫卯木雕,楚人创造性地将传统木制家具常会用到的榫卯组合应用到了木雕组合上,而且并非标准、固定式的榫卯组合,因此创造了很多无名榫卯组合。而彩绘是它的另一大特色,以红、黑、金(黄)为基本色,颜料选用天然矿植物色素,先后经过色料研磨、日晒脱水、色料与透明漆料搅拌、密封存放等多道工序才能完成。

瓜果胎类漆器是楚式漆器的另一大亮点,在全国都是少有的。在瓜果胎里,前人基本只出现过葫芦胎、橘柚胎等。瓜果胎强调的是以自然物为胎体进行创作,对于自然胎体的探索也正是孟祥高现在创作的重点方向。他喜欢选用生活中常见的天然材料去创作,比如树叶、柚子皮、丝瓜等。他在创作自然胎的器物时,先将天然原材料固定成要做的器物形状,待自然风干后,再经过裱布、刮灰、上漆、打磨等漆器常规工序成型。在这里,孟祥高没有费尽心机去表现髹饰技法,而是静静地将天然材料在自然天气里细腻的变化呈现给大家。此时,时间进驻了器物,在一点一滴中形成了器物自己的质感,形成了它独特的气质。这种过程是自然的,这种结果也是自然的。孟祥高在这场与自然的对话中,融入了材料本身,化进了自然万千,在“物我两化”中留下了那自然又自我的器物痕迹。生活与自然给了他创作的源泉,也是他“漆道”的根基。繁复精湛的技法表现不是器物好坏评判的标准,生命与情感才是器物最好的诠释。诚心面对漆液,诚挚体悟自然,在生命与情感的回转中,忘我忘物地回归自然。就像他所说“当我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就闭上眼睛,相信自己的手去感知日常生活中不起眼的小物,实在是件令人愉悦的事。”

孟祥高现在也是“荆州传统工艺工作站”的中坚力量,他希望可以竭尽所能将湖北漆器传统与文化切实带回人们的生活中,让大漆文化、历史与精神内涵在新时代延续下去,让更多的人感受到它的魅力。

微信截图_20190218170735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131

茶仓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142

《梦田》系列作品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243

丝瓜脱胎花器系列一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251

丝瓜脱胎花器系列三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259

丝瓜脱胎花器系列二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919

“一叶知秋”茶则

微信截图_20190218172034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319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329

橘皮茶具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340

微信截图_20190218171350

犀皮圆盒

睿贤资讯网